http://www.omidnikzad.com

疫情下的大消费报告丨体育篇:“撸铁”暂停现

  新冠肺炎病毒仍在全球肆虐,各行各业都遭遇困境,各大体育赛事或取消或延期, 日常的线下健身行业也未能幸免。对戛然而止的线下健身停摆有何对策、损失将达什么量级,健身房何时才能重启前所未有的考验摆在面前。

  眼下的健身房关闭还只是临时的“降温”,对于各大健身品牌而言,线上健身直播如何变现才是他们着重考虑的问题。近日,走访北京市多个健身场所调查发现,在加强防疫工作的同时,各大健身机构都在采取线上直播授课的方式,寻求与客户的沟通。部分健身从业者的直播课程已经可以用“热闹”来形容,市场热度超乎想象。

  以线下体验为核心的健身房,无疑成为疫情以来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伴随着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的应用,线上健身运营以及制播方式,也将发生革命性变化,尤其是丰富的线上互动可以增强和放大每一位线上和线下参与者的参与感、获得感和成就感,这有望进一步增强体育行业面对不可抗力时的风险承受能力。

  疫情来袭,北京的健身房在疫情期间全部停业,会员的权益也无法保证。受种种因素叠加影响,健身房的线下收入几乎为零,新增会员方面也受到很大打击。

  北京商报记者向多家健身房调查了解到,自2020年1月以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健身场所全部停摆,健身房无奈选择闭门应对疫情冲击。根据壹季健身训练营联合创始人祝贺的描述,由于壹季健身在北京线下有五家门店,一个月未开业,将至少减少了100万元的收入,场地租金成本和维持教练工资的费用是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3月9日,北京市体育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体育健身场所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进一步做好北京市体育健身场所疫情防控工作进行部署。《通知》指出,目前,北京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体育健身行业为人员密集型服务行业,体育健身场所存在较大的聚集性扩散风险,同时,北京仍处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阶段。依据北京市委市政府和体育行业疫情防控工作要求,《通知》中指出四类体育健身场所继续执行停业措施,一是利用地下空间等密闭场所开设的体育健身场所(通风条件较差);二是各类游泳场馆;三是不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的其他健身场所;四是按照属地疫情防控要求需停业的体育健身场所。

  “由于健身行业主要盈利模式大部分是预付费制度,暂缓复工,营收实际上等于零。”祝贺表示,壹季体能在北京有五家线下门店,这意味着一个月不能营业,将少收入近百万元。

  开业已有三年的“易健身”同样面临线日线下复工计划,不得不因防控要求,再次延期。作为一家小型健身私教工作室,创始人程天玩和所有中小微型实体企业面临的困境一样,“易健身”需要在停业状态下养活一大家子人,同时向物业交租。

  对于实行会员制度的健身从业者而言,在非会员个人原因导致无法营业的情况下,健身房需要为会员按停业时长延期会员时限。健身房真正的痛点在于接下来可能长达三五个月都将没有新的会员办卡。

  2月9日,健身行业SaaS领域融资金额最大、用户覆盖最多的机构三体云动,传出裁员消息。部分三体云动员工陆续接到公司人事通知,因疫情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要求在被辞退和在家待岗中做出选择,前者赔偿0.5个月的工资作为生活补助,后者则按照当地工资的最低工资标准的70%支付工资,社保公积金停止缴纳。

  在不少从业者看来,作为健身行业服务商,三体云动的动向或许是“春江水暖鸭先知”。程天玩透露,按照惯例,三四月份本应是健身房的销售旺季,但受疫情影响,新增会员的收入肯定会减少,而“易健身”的主营业务里有很大一块是公司课程。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传统健身房的抗风险能力相对来说会弱一些,尤其是预付费模式的,常常现金流断裂。有统计显示,75%的健身房转让或倒闭的原因是现金流断裂,私教工作室的生存周期只有半年到一年。

  毫不夸张地说,如今,整个中国健身房产业,都遇到严重的危机了,大家都要过“苦日子”了。

  如今,暂停的线下门店,怎么活下去?北京市体育局在《通知》中给出了答案:对于引导广大北京市民加强健身过程中的自我保护与防控,选择安全的健身场所和健身内容,以及选择居家健身和线上健身项目提出了倡议。

  据了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以来,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体育总会、北京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北京市各级体育社团、各区体育局等纷纷行动起来,推广居家健身和在线健身赛事。

  在祝贺看来,疫情带来的困境,也可能是健身产业转型的契机,线上授课满足了部分用户不能到线下店而健身的需求。

  2月1日壹季体能的教练小杰就开启了第一场直播课程,2月3日,春节期间留京的7位教练排班开始一线小时课程直播,在此期间,不仅维系了原有会员,同时也收获了大批粉丝。

  3月初,壹季体能开始尝试线天线名成员很快招满了。”在祝贺看来,尽管第一次试水只有不到1.5万元的收入,但总算实现了线上直播变现,下一步,他打算扩大招生,从而进化成一个长期运营的手段。

  同样,“易健身”也在直播平台冲到了同时段平台榜单前三的位置。同时如果粉丝觉得有价值,也会主动打赏,平台会返利45%给直播教练,庞大的流量意味着变现成为可能。

  此外,北京市体育局发布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体育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提出要对体育产业加大减免和补贴力度、提升针对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服务水平、支持“互联网+体育”应用等三大举措,着力解决疫情中体育企业的燃眉之急。

  祝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通过收费直播授课,壹季体能已实现了六位数的收入。《措施》中也提到了减免房租、停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方面的举措,给健身行业的发展减轻了负担。

  在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研究课题组副教授郭斌看来,疫情当下,对于以前一直靠长期预付费模式的健身行业确实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整个行业的发展路径和健身企业的发展模式也将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健身从业者如果能直面新的消费需求,抢抓居家健身的红利,完成产品智能化、社群化和娱乐化的升级,会有较大的价值释放出来。

  事实上,通过此次疫情,直播授课具有未来发展的可操作性,通过直播手段能够吸引,打破空间、时间限制。

  业内人士普遍预测,线上变现在眼下疫情期间的确是个契机。这背后也是各个健身品牌的一场资源争夺战影响力越大,流量越多,意味着对消费者的宣传力度就越强,那么疫情过后,线下门店客户的重新激活甚至是新客户的增长,就会更理想。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网络直播健身,让健身平台吸引了资本的注意。2月25日,私教健身工作室DigPotency(潜能挖掘)宣布获得动域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投后估值为1亿元,这也是今年健身领域获得的第一笔投资。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吴光远认为,目前在各资本看中的平台中,多数并非是单一的健身属性平台,而是借助健身平台,开辟了周边产品。

  直播收费仅仅是健身从业者转战线上,并摆脱线下依赖的缩影。从短期内的变化看,在线运动促使健身房意识到线上渠道变现的可能,会有意识扩大线上业务占比。

  同时,流量也一直是资本看中的重点。目前互联网健身平台中,Keep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超级猩猩也完成了D轮融资。

  Keep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政策的支持下,在线健身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拥抱线上运动打卡。

  Keep在疫情期间的统计数据显示,Keep平台女性活跃用户占比 60.5%,高于男性;北京在最喜欢居家运动的城市中排名第一;用户运动时长平均每次36.2分钟,对比2019年平均每次20分钟的运动时长,有所提升。

  对比2019年底的用户活跃情况,疫情期间,00后运动群体增长4.3%。疫情期间活跃人群年龄段分布:00后占比42%、90后35.3%、80后16.3%、70后及以上年龄人群占比6.4%。

  郭斌认为,健身需求本身具有很高的黏性,直播平台可以对接很多领域和关联产品,设置端口和互联网垂直电商结合在一起,打造新的健身场景和消费模式。

  新的健身场景和习惯已然形成,今天的健身行业,正处于变革的阶段,线下逐渐复苏的同时,新的洗牌和整合已无可避免。很多行业都期待着疫情后的恢复性消费,健身行业也是如此。正如一位健身教练所言:“战胜病毒还是要靠锻炼提升身体的免疫力,大家肯定会在疫情后积极健身。”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 网站热线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