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omidnikzad.com

夜读:今天你可能错过的新闻都在这里

  ①历时67天 雷神山患者清零 ②“养女性侵案”外的民间送养:儿童权益难保障 ③一文读懂丨来京哪些人要核酸检测、去哪做、多少钱?

  2月下旬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海外市场对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需求极大,中国体外诊断试剂厂商开始出口各类检测试剂产品。据中国体外诊断网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7日,国内已有99家体外诊断企业有产品获得欧盟CE认证或准入。

  然而,这番热闹景象仅持续了一个月。3月26日,深圳市易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出口西班牙的一款抗原检测试剂盒被指有质量问题。随后,3月31日,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等产品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除了需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外,还必须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

  截至目前,仅有26个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拿到该证书,其中不包括抗原检测试剂盒。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作为一种新发传染病的体外诊断试剂,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研发时间有限、部分原料短缺、临床试验不足,尤其是抗原检测试剂盒研发尚未成熟,面对欧盟市场相对宽松的准入标准,我国不得不制订更高要求的出口标准,对扎堆上马的试剂盒生产踩下“急刹车”。详情

  4月14日9时许,武汉雷神山医院最后4名ICU重症患者转院,他们将转至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继续接受后续治疗。从2月8日开始收治转院病人至今,历时67天,雷神山医院患者清零。据悉,雷神山医院运转2个多月来,累计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重症和危重症千余人,康复出院1900余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在接受专访时表示,计划4月15日前将“两山”医院清空,将患者转诊至其他医院,然后进行消杀关闭备用。详情

  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下,北京针对进京返京人员目前仍采取集中隔离、居家隔离等多项防疫措施。对于入境进京、武汉返京、进京入住酒店等情况,则明确需要核酸检测证明。

  不少人咨询,来北京哪些人需要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在北京哪里可以进行检测?检测一次多少钱,是否需要预约?外地来京前可以去哪里检测?

  记者通过多方查询与采访,为大家解答这几个最关心的问题。详情

  4月14日,教育部公布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国家分数线,并明确考研复试的具体时间及办法由各招生单位自主确定,复试启动时间不早于4月30日。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硕士研究生复试工作已经延期。据悉,目前大部分省份已经公布了考研的初试成绩。而今日国家线发布之后,复试相关工作也提上日程。高校将采用何种复试方式?各有什么特点?如何保证公平?本文将予以解答。详情

  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于5月1日实施,进阶版生活垃圾分类进入倒计时。

  今后,生活垃圾分成几类?如何处理?家里能装厨余垃圾处理设备吗?违规投放会有什么处罚?市民怎样参与监管?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一份新版条例“使用手册”,为你答疑解惑。详情

  4月13日晚,北京国贸地铁站B口一男子强行搂抱一女子。新京报记者今日(4月14日)从知情人处获悉,该涉事男子有多次犯罪前科,曾因涉嫌盗窃、猥亵被北京警方多次处理。

  新京报此前报道,13日晚11时许,北京国贸地铁站B口,一名男子被指试图将一名女子强行抱走。在路人的帮助下,男子被当场控制。建外派出所民警随后到场处置。4月14日,朝阳警方通报,对女子实施强行搂抱的嫌疑人恩某涛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详情

  自4月8日开始,山东企业高管鲍某明被指性侵养女一事持续发酵,“民间送养”这个话题引发公众热议。

  民间送养的违法行为实际上已存在多年,由于被私自收养的儿童处于原生家庭、国家监护、收养机制的罅隙之间,人身权利易受侵害。并且以收养为名,还滋生出了贩卖婴儿、出生医学证明等灰色产业链。详情

  左安浦园小区,医疗队员潘攀的儿子团团举着“欢迎妈妈回家”的手幅。摄影/新京报记者王贵彬

  今天(4月14日),经过14天隔离期,北京市援鄂医疗队全队151人解除隔离,踏上回家之路。

  一大早,北京市援鄂医疗队所在的酒店就异常热闹,队员们纷纷打开房门,走廊上摆出收拾好的行李。不少队员还将房间打扫干净,被子平整叠好,恢复来时的模样。

  1月27日,这支前一天刚刚组建完毕的队伍从北京出发,前往武汉疫情一线进行支援。从冬天到春天,医疗队驰援武汉65天,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开设了3个病区收治患者。截至3月30日15时,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345人,其中重症、危重症患者占88%,220人痊愈出院。详情

  据洞口县官方披露,经初查,4月10日16时25分许,洞口县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向琼根据暴雨气象预报,微信通知洞口县平溪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副经理肖斌开闸。肖斌根据通知打开闸门,致使二桥下游江中沙洲上逗留游玩的5人滞留江中,造成3人遇难、2人失踪。事发后,附近市民就说,平时大桥下水位不高,经常有市民走到河中间的沙洲上游玩。

  原本是家人游玩、其乐融融的时刻,却突然遭遇一场“从天而降”的洪水,致使天人永隔、骨肉离散,1名见义勇为者也为此献出生命,这种结果让人扼腕痛惜。

  据媒体报道,涉事人为首次执行开闸,虽然当地目前已对两名责任人做出“先行免除职务”和继续调查的处理,但在查清工作疏漏、厘清责任、妥善善后之外,显然还有必要对此加以反思。详情

  《惊雷》是什么,何以被杨坤如此嫌弃?《惊雷》是首歌,是喊麦“神曲”。很多人此前从未听过,为了搞清杨坤的“品味”如何,还第一次去听了这首歌,第一次了解了“喊麦”这个词。

  杨坤觉得《惊雷》“算不上音乐”,是作为主流音乐界对网络歌曲的“判决书”。这里面,或许带有自我本位和一元化的排异性。音乐本就该是有包容性的,很多“非主流”到后来也变成了“主流”。

  “主流视障”不可取。但既然归类为音乐,总该有些音乐维度共同的审美标准与评判“金线”。

  如果我们相信世界上音乐还可以分为“好”和“坏”,MC六道的《惊雷》一定不属于好音乐。详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